那么整个事件的性质就已经变的完全不一样了

  其实,这个道理非常简单,只要张狂能够从他愚忠的圈子里面跳出来的话,那么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而张斐然面对的最大问题,从此也不是问题。
 
    这一切都简单的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
 
    苏锐负手而立:“张狂,这间事情的决定权完全在于你,所以,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何去何从,你自己斟酌。”
 
    他把话已经说的非常明白,更何况这张狂只是愚忠,并不傻。
 
    他之前是刻意的回避了张家内斗的问题,此时苏锐把这问题敞开了摆在他的面前,张狂不面对也不行了,他必须要说服自己因为他曾经在师父的陵墓前面许下的那个重誓!
 
    由此可见,张狂是极重诺言的人,否则他也不会当即愿意替苏锐当牛做马了!
 
    “可是,起航大少爷那边……”张狂的脸上现出了犹豫的神色。
 
    他能够有这种犹豫,就说明此时的张狂已经动摇了,他开始倾向张斐然一方了!
 
    听了这话,苏锐叹了一口气:“张狂啊张狂,你只知道张起航被我打成了废人,但是你却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打成这样,对不对?”
 
    张狂顿时愣了一下。
 
    苏锐见此,知道自己的推断并没有任何错误,张起航曾经对战友一家做出的那种丑恶之极的事情,张狂并不知道。
 
    如果这个愚忠的家伙知道了张起航的龌龊事,此时还会不会给他卖命都两说呢!
 
    “我来给你简单的讲一下张起航的事情。”苏锐说道。
 
    …………
 
    十分钟后。
 
    张狂仍旧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只是眼睛里面已经升腾起无以言喻的怒火。
 
    “张狂,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结婚,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你的女儿或者你的姐妹遭到了如此毒手,导致你家破人亡,你会不会为此而报仇?”
 
    张狂紧紧的攥着拳头:“我杀他全家!”
 
    果然,这个家伙就是个直来直去而且眼睛里面揉不得沙子的家伙!
 
    一开口就要杀人全家了,这岂不是把张斐然也包括在内了?苏锐听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所以,你该明白,张起航当初的所作所为究竟有多么的可恶,是不是?”
 
    张狂的脑回路比较简单,他这些年一心扑在练武上面,对于家族高层的决策,他很少去思考是对是错,而是去无条件的执行。
 
    “你在为了一个禽兽卖命,你在为了一个人渣卖命。”苏锐嘲笑了一句:“张狂,你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连最基本的是非判断标准都没有!”
 
    张狂如遭雷击!
 
    他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
 
    “我告诉你,你要站在道义的这一边,否则,你的所作所为和为虎作伥究竟有什么区别?”苏锐又是一声低吼!
 
    道义?
 
    呵呵。
 
    苏锐自己都想对自己冷笑。
 
    事实上,这场谈话能够起到这么好的效果,这和苏锐把张劲松搬出来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从一开始,苏锐并没有打算这么做,他本想杀掉张狂,以绝后患,毕竟一个这么强大的敌人在暗中盯着自己,总会让人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可是,对方既然那么的忠心耿耿,为了张家不惜丢掉自己的性命,为什么苏锐就不能够把这种忠心耿耿利用起来呢?
 
    不,在苏锐看来,这并不是利用,而是在引导张狂走上报恩的正道!
 
    苏锐这一番话的终极目的,就是告诉张狂,他走错路了,而且错的十分离谱!
 
    目前看来,苏锐的一番谈话已经完完全全的实现了他最初的目的!
 
    本来,苏锐如果和张狂交手的话,最好的结果是苏锐获得胜利,但是两败俱伤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对方是个内家拳宗师,苏锐虽然当初侥幸战胜了明灭,并且偷师到了对方的绝技,但是如果双方再打一场的话,恐怕苏锐也不一定能够百分百获胜。
 
    毕竟武学这种东西不能够全靠悟性,日积月累这四个字应该摆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从这一点上来说,苏锐能够顺利的收服张狂,简直是整个事件的最佳结果。
 
    他虽然不怕战斗不怕负伤,但是能够平平安安的话,总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情。
 
    而且……两全其美。
 
    他的事情解决了,张斐然的安全也不用担心了。
 
    有张狂这位内家拳宗师的保护,从此以后,整个张家还有谁敢打张斐然的主意?
 
    张起航是有点小聪明的,可是他即便是机关算尽,恐怕也没有预知到事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转折!
 
    “我再强调一遍。”苏锐伸出了一根手指,指着张斐然,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压迫力:“为了效忠你那个人渣主子,你差点杀了张劲松的小女儿。”
 
    也许是被苏锐的话刺激到了,也许是自己开窍了,听到了苏锐的话,张狂的眼底悔恨交加。
 
    他接下来做了一个让苏锐和张斐然都没有想到的动作狠狠的打了自己两耳光!
 
    他这下手绝对没有任何的保留,两巴掌下去,他自己的脸就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了!
 
    “这两巴掌,就是你的决心吗?”苏锐眯了眯眼睛。
 
    张狂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但是他却坚定的说道:“从此以后,我愿站在道义的一边。”
 
    很明显,他算是个比较正直的人,一旦把愚忠给撇开,他就认清了张起航的嘴脸究竟是多么的可恶。
 
    在他看来,能够对一个女人做出这种事情,简直是毫无人性可言。
 
    苏锐非常满意张狂此时此刻的表现,他负手而立,淡淡说道:“还有吗?”
 
    “还有就是,你替我报了师门大仇,我永远不会和你为敌,这和道义无关。”张狂认真的说道。
 
    是啊,和道义无关。
 
    他的意思就是,即便苏锐日后做出了违反道义的事情,张狂也不会出手反对!
 
    行侠仗义者最重承诺,从张狂的身上,苏锐似乎看到了古代的大侠之风,这一点在现代社会已经非常非常的难得了。
 
    “从此,我希望你能效忠于张斐然。”苏锐眯了眯眼睛:“当然,如果她做出了什么有违道义的事情,你也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做决定,我……不需要你的愚忠。”
 
    “好。”张狂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在苏锐把张起航的真面目揭示了之后,终于成了压垮张狂心理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苏锐,谢谢你。”张斐然对苏锐说道。
 
    她根本就没想到,苏锐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做出这么精妙的判断,把局势瞬间扭转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要知道,即便张斐然精通心理学,她也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
 
    而苏锐不仅做了,还做的那么完美,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就完成了对张狂的心理攻势,达到了最大的效果!
 
    张斐然已经踏上了一条注定无法回头的路,不是生,就是死。
 
    除了向前,她并没有任何的办法,但是苏锐在她的身边安排了张狂,那么整个事件的性质就已经变的完全不一样了。
 
    苏锐忽然想到了张玉干的秘书李剑在陆特总部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老首长通过李剑的嘴告诉苏锐,让他和张斐然好好的处好关系,张家需要一个新的代言人。
 
    当时苏锐还对这番话不屑一顾呢,没想到时间没过两天,张玉干的话就已经变成了现实!
 
    从现在往回看,老首长当初让苏锐和张斐然共乘一辆车的举动简直就是太高瞻远瞩了,不服都不行!
 
    ps:第三更送上,刚刚注意到戎马一生r已经达到宗师级别了,请进vip订阅群202743746,进群私信小睦姑姑,让她给你寄最强狂兵定制t恤!
 
    感谢t逼s_、书友31626555、书友28035869、黄山雨水1969、戎马一生r、梓柒欧巴、梓柒欧巴、賤小萌、书友30484247、书友31341021、书友34517091、医一世人、你们要不要钱、xpng、lve春莲、书友249336、天狼殿幻狼、夏末星空、ys8717262、末代花开、黄小木子李、贪吃的小灰灰、此情可问天、胡一刀65503、我是你大屌哥、小七艹、昝岩松、书友33622257、夜_叉、ty_steven、书友34032298、书友175921、书友31200293、哥是钱家四少、书友33659、书友35064403、书友35064403、苏玲芝、书友35064403、眼镜renen、书友28726960、流浪的诺言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第1440章 张家之乱
 
    看着张斐然那真挚的感激眼神,苏锐摇了摇头,笑道:“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毕竟这次张起航欺负到了我的头上,而且,差一点就让他得逞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说谢谢。”张斐然说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苏锐指了指躺在地上变成了废人的张立越:“去你的房间里吧,如果你不想继续在这里住,那就简单的收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