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已经被当时的张家家主张劲松收养了如果没有

  听了这话,苏锐直接往后面跳了一步!
 
    他可不想让这个脑子一根筋家伙给自己当牛做马!这还使唤不动呢!
 
    说着,张狂竟然对着地面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砰砰砰!连续三下,这实打实的碰撞甚至让人感觉到了心颤!
 
    抬起头来,张狂的额头上面已经是一片鲜血了!
 
    “师父,您在天有灵,应该看到了吧!”张狂喊道。
 
    看着他额头上的鲜血,苏锐沉默了。
 
    他虽然不喜欢张狂,但是对方这种诚恳让他不得不尊敬。
 
    这年头,还把发过的誓言当真的可是着实不多见了。
 
    “你想怎么样?”苏锐眯了眯眼睛。
 
    “我立下重誓,如果谁能够替我师父报仇,我愿意给他当牛做马一辈子,绝不更改!”张狂望着苏锐,眼睛里面带着浓浓的决心!
 
    “我不需要你给我当牛做马。”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况且,我还是张家的敌人呢。”
 
    之前口口声声要杀了自己的人,居然转脸就要给自己当牛做马,饶是苏锐的神经比较强悍,此时也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
 
    “发过的誓言,就必须践行!”张狂仍旧跪在地上没起来。
 
    苏锐实在不知道这一根筋在想些什么,于是只能实话实说:“你别这么主动,我的脸皮比较薄。”
 
    脸皮薄?
 
    听了这话,本来绷着脸的张斐然忽然有种忍俊不禁的感觉!
 
    “自古忠孝难两全。”张狂说道:“张家待我恩重如山,我在给你当牛做马的时候,不能与张家为敌。”
 
    苏锐差点没为之而绝倒。
 
    这家伙开什么玩笑,自己还没答应要收了他呢,他就已经开始讲条件了?
 
    尼玛,这种情商是怎么能在这么复杂的世界上好端端的活到现在的?
 
    “我没指望收了你。”苏锐摇了摇头,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不知名的光芒:“你对张家这么忠心耿耿,是因为张家对你恩重如山,可是,张家的哪个人对你恩重如山?哪个人把你当牛做马一样驱使?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搞明白?”
 
    听了苏锐的话,张狂浑身一震!
 
    张斐然也有些吃惊的看着苏锐,很显然,她并没有想到苏锐会突然这样说!
 
    “张家对你有恩,并不是整个家族对你有恩,而是其中的某个人,这一点你明白不明白?”
 
    苏锐的话几乎颠覆了张狂那愚忠的世界观。
 
    苏锐继续说道:“所以,你既然要效忠,只需要效忠那个真正对你好的人就可以了,而不是为其他想要利用你的人来服务。”
 
    “你的意思是?”张狂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开口说道。
 
    “整个张家,谁对你恩重如山?”苏锐问道。
 
    张斐然不自觉的接了过去:“我父亲。”
 
    张狂点了点头。
 
    在他还是少年时期,就已经被当时的张家家主张劲松收养了,如果没有张劲松,就没有他张狂的现在。
 
    “你父亲现在在哪里?”苏锐问道。
 
    “有轻微的老年痴呆症状,而且半身不遂。”张斐然说道。
 
    张劲松从战争年代走过来,一手创立了张家,可以称得上是张家的定海神针,但是,这十年以来,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现在已经距离大限之日不远了。
 
    “是的,整个张家对张狂最恩重如山的人,已经得了老年痴呆,什么都不知道了,生活都不能自理。”
 
    苏锐说着,张狂浑身一颤,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苏锐的眼睛里面爆发出两团浓烈的精芒:“所以,你更应该好好的想一想,谁更值得你的付出,谁更值得你卖命!”
 
    张狂的身体再度一颤!
 
    苏锐淡淡的说道:“张劲松如今已经不行了,但是,他的女儿就在你的眼前。”
 
    看着苏锐,张斐然的目光里面满是惊讶和感激!
 
    原来,他说这一番话的用意完全是在为她考虑!为她铺路!
 
    苏锐不会收了张狂,但是,他完全可以把这个人情送给张斐然。
 
    张狂明显就是个愚忠的家伙,因为张劲松对他的恩重如山,他就开始对整个张家愚忠;由于心里面有愧疚,他就开始对张起航言听计从,甚至不惜做出一些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
 
    “张狂,张起航为了争权夺利,要你杀了张斐然,这件事情你也会做吗?你怎么就不好好的动一动脑子,你是张劲松的人,不是张起航的人!”
 
    ———
 
    ps:第二更刚写好,改来改去的把更新时间拖的晚了些,继续继续!
 
 第1439章 新代言人!
 
    “张劲松待你若子,而你刚才差点杀了他的女儿。”
 
    苏锐狠狠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张狂:“张狂,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个混蛋?”
 
    他能够判断出来,张狂并不是个坏人,只是愚忠而已。
 
    可是,在某些时候,这种愚忠是最要命的了!
 
    张起航即便变成了废人,心思也仍旧不老实,在这位残废大少的眼睛里面,张家的权力永远还是他的,即便他无法下床,别人也休想分一杯羹! &nbsp ;张狂知道张起航的决定,他认为张起航是张家的正统继承人,因此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里是张家权力的分配斗争,他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可是,张狂却忽略了,他的确没有发言权,但是他却有着能够左右战局的能力!
 
    他根本就不该成为一个旁观者的!
 
    “张起航已经不是曾经的张起航了,你如果因此而杀了张斐然,如何还有脸去见张劲松?”苏锐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具有很强的压迫力,对此时的气氛有着很强的渲染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