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家绝对会更上一层楼完全不可能陷入如今四面

白秦川强忍着内心的憋屈:“锐哥,我想和你谈谈。”
 
    如果不是苏锐让秦冉龙把消息四下散播出去,搞的全首都都知道了,那么白家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的被动。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吗?”苏锐淡淡的一笑:“我不想和你谈,我只想和白忘川谈。”
 
    我只想和白忘川谈!
 
    听了这句话,白秦川的面色更加的发苦了。
 
    白忘川在中东大地上面被追的稀里哗啦,现在逃到哪里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和他谈?这尼玛不是故意在为难人吗?
 
    苏锐望着白秦川,不禁叹了口气。
 
    “秦川啊,其实,这件事情真的不怪你。”苏锐老气横秋的说道,还顺带着拍了拍白秦川的肩膀,以示安慰。
 
    白秦川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不怪他,可是,白忘川的锅他不能不背啊,苏锐说这话哪里是安慰,压根就是嘲讽好不好!
 
    “我知道,但是……”面对苏锐那强大的无耻程度,白秦川忽然感觉到自己有口难言。
 
    “没什么但是的,秦川啊,不是你的锅你不要背,这是白忘川惹下的祸事,我就只和他谈。”苏锐重重的拍了拍白秦川的肩膀:“要是见不到他,我心难安啊。”
 
    白秦川几乎都快要咆哮了,这可不就是在故意刁难人吗?之前义愤填膺的是你,现在假惺惺安慰别人的也是你,之前让我给出个交代的是你,现在拍着肩膀让我不要背锅的还是你!这特么的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白秦川宁愿单挑首都所有大少,也不想和苏锐过招。
 
    对方又阴险,又无耻,白秦川真的是受的够够的了。
 
    苏锐指明要见白忘川,可是,他现在到哪里才能把白忘川找出来?
 
    “锐哥,白忘川……失踪了。”白秦川艰难的说道。
 
    苏锐一脸惊讶:“白忘川失踪了?他为什么会失踪?畏罪潜逃了吗?”
 
    白秦川听了,差点咆哮出来,畏罪潜逃个屁啊!我倒是想让他畏罪潜逃,可是这货根本就是在被你的人追杀的好不好!
 
    “锐哥,是这样的……”白秦川说道:“我本来准备去中东找白忘川,亲自把他带回来,但是没想到,他被一伙雇佣兵给盯上了,现在正在逃跑,生死不知。”
 
    “被佣兵盯上了?”苏锐也显得非常意外,不过紧接着又遗憾的摇摇头:“可惜了可惜了,中东那片地方实在是太乱太乱了,不过,你们白家不是在中东有很多大产业吗?肯定有很多保卫的人手啊,快点让他们支援不就行了吗?”
 
    听着苏锐的话里有话,白秦川的心里面忍不住的咯噔了一下。
 
    果然,对方还是提到了白家的中东产业!
 
    是的,有很多人知道白家在中东有产业,但是很少人知道,白家在那片混乱地区的产业究竟庞大到了怎样的地步!
 
    苏锐这一句话轻飘飘不着力,可是却把白秦川给弄的心惊肉跳的!
 
    “秦川,你回去吧,这件事情我只和白忘川谈。”苏锐眯了眯眼睛,笑了起来:“他一天不出现,这事情就继续拖着一天。”
 
    白秦川简直快被整到没脾气了,现在每拖一天,白家所受到的压力都会大一分!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
 
    ps:第一章送上!
 
    猜对了的同学奖励本烈焰么么哒一枚!
 
 第1442章 就怕贼惦记!
 
    对于白秦川来说,这真的是很郁闷的一件事情。
 
    他其实是个有抱负也有雄心的人,如果没有白忘川的瞎掺和,由白秦川一人独当一面的话,白家绝对会更上一层楼,完全不可能陷入如今四面楚歌的状态。
 
    是的,四面楚歌这个词一点也不夸张,白忘川的自作主张,得罪了首都太多太多的势力,因此,白家现在已经必须要“割地赔款”了。
 
    白忘川的挑拨离间激怒了太多人,而秦岭之死,让除了秦家之外的世家都寒了心。
 
    秦家是不会寒心的,他们一直在压抑。
 
    白家到现在都没有接到秦家所发出来的任何信息,一贯以脾气火爆而出名的老爷子秦之章更是罕见的没有发声,可越是这样,白家的人就越是忐忑。
 
    毕竟秦家的势力非常强大,如果他们倾尽全力来对付白家,真的会是两败俱伤的境地。
 
    在这种情况下,白家能看见狂猛波涛,也能看见汹涌暗流。
 
    这表面的波涛和海面下的暗流还在缓缓蓄势,白家必须要抢先做出反应才行,如果任由这种情况继续拖延下去的话,对白家的打击就会更加严重。
 
    光是那些妄图分一杯羹的势力就竟足够让白家人焦头烂额了,更何况,这件事情的主要受害者苏家和秦家一直沉默着。
 
    这两个庞然大物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肯定就是雷霆万钧!
 
    白秦川非常担心,以白家的实力,完全不可能应对苏秦两家的联合进攻的。
 
    在他看来,苏锐和白家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双方之间的矛盾主要集中在苏锐和白忘川的个人恩怨上面,在这种前提下,苏锐应该不会有着灭亡白家的心思,但是割肉是免不了的,区别就是——看看苏锐是割一大块肉,还是直接割下一整条腿来。
 
    白秦川此次专门来找色并不是太好看,苏锐微微一笑:“秦川,你真的不用想太多的,其实发生了这种事情,你我都不愿意看到,但是这次有太多人被牵涉了进来,恐怕很多人都想听一听当事人白忘川到底是怎么说的,你说对吗?”
 
    白秦川点了点头,真快憋屈死了。他是真想把白忘川带回来,但是偏偏找不到对方,那能怎么办?
 
    而关于这一点,苏锐早就有所考虑了:“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白家只要交出了白忘川,那么我就不会再有任何的追究,如果不交出来的话,我想……你们付出的代价可能就要大的超出想象了。”
 
    代价大的超出想象?
 
    这是提醒,更是警告!
 
    对于白秦川来说,这根本就是明摆着的道理!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白家为了白忘川已经把投入巨大的私兵给彻底的砸进去了,然而老爷子还是一力要求保人,别看他白秦川平时威风八面的,到了关键时刻根本没有决定权!
 
    白秦川的恼火又有谁知道?
 
    “三天。”